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CheckCode
春暖花開 
  > 精彩分享  >  春暖花開
三亞太陽度假會館會員——云南游記·麗江古韻拂面來
時間:2015-6-3
 

    

    很早就有探訪納西文化和摩梭人民俗的期愿,在三亞太陽度假會館的協助下,終于成行,了卻心愿,甚是欣慰。

    

   

    一踏進麗江,就受到一股濃濃的古老文化的裹挾,生活節奏也瞬間慢了下來,閑適、幽靜、愉悅,心情格外舒暢。這種氛圍一定是與納西族傳統的生活方式緊密相連。

   

    納西族有古老的歷史,但相對封閉的環境使納西族世世代代生長在自我傳統以及對外族排斥的圈子里。對大自然的崇拜,處處體現在其生活環境和行為方式中,及至現代納西人仍然深深地保持著對大自然的敬畏和神圣感。

   

    看出下面幾張圖是在哪兒嗎?

   

   

    玉龍雪山下的藍月谷,一個令人心曠神怡、由衷贊嘆和流連忘返的地方。大自然就是這樣垂青納西民族!

   

    古樂是納西文化中的精粹,曾令眾多中外人士馳迷和傾倒。然而,當你在古城置身于古樂演奏中時,才真正得以感受那種古樸、深沉、悠遠、震顫并略帶晦澀的體驗。

    

    人非常遺憾的是傾聽納西古樂是要收費的!就連古城四方街的幽靜和純樸,也讓位于繁華嘈雜高度市場化的商品城了!四方街向外輻射的各條街均布滿不同的商號,從銀器服飾到小吃特產等等,應有盡有,良莠不分,迷醉人眼。操著東西南北不同口音的俊男靚女充斥在古鎮的每一個角落,從那或興奮,或迷離,或陶醉的眼神中,可以讀出千百種心境。然而,似乎永遠不會改變的仍然是納西文化的厚重!

   

    古道具體起源于何時已無從考證,但留下的眾多遺跡以及豐富的傳說,仍撩撥著人們的好奇和探索之情。茶馬古道曾是納西人經濟往來的重要途徑,在曠無人跡的大山深處,抑或草甸之中,經馬幫踏出的寬不足80公分的小路,曲折蜿蜒地延伸著,延伸著,沒入似乎永無盡頭的遠方,可正是這條古道,繁衍著納西人的祖祖輩輩,潤育著納西人的傳統文化,也維系著千百年來納西人與外部世界的交流和融合。騎馬走在茶馬古道上,隨著馬蹄的踢踏聲,你已經忘記了首次駕馭的緊張以至于腰背和髖部的疼痛和不適,完全沉浸在納西先人勤勞堅韌百折不撓的動人情景中,為那種精神所感動,并折服!你感到了升華!

   

    江是長江上游,其驚險壯觀多有文人雅士極盡描述,然其平緩之處也凸現其寬容和委婉,在石鼓鎮形成的金沙江大回旋,世稱長江第一灣,即使在枯水期也蔚為壯觀。1936年紅二方面軍由此渡江北上,由此,石鼓鎮也成為中國革命歷史上的著名古鎮。

   

    石鼓,因明朝嘉靖二十七年 (1548)麗江木氏土司刻制的鼓狀石褐而得名。是目前麗江所發現的年代最早的石碑之一。

   

   

    金沙江蜿蜒向下,諾大的江面因地勢改變突然縮為狹窄的流道,江面頓時變得激流洶涌,濤聲震天,湍急的江水裹挾著泥沙碎石向下游瀉去,峽江的驚險盡收眼底,不由使人憶起當年一批勇士在此漂流而消殞的悲壯場景。是的,就是這里:虎跳峽!

   

   

    如果說麗江的納西文化帶給人的是古老深沉,那么,走在瀘沽湖畔,混跡于摩梭人族群中,感受到的則是原始和神秘。

   

   

    湖橫跨四川鹽源縣和云南寧蒗縣,有摩梭人40000多人,盡管國家民委早年就認定摩梭人的族群歸屬(四川摩梭人屬蒙古族;云南摩梭人歸納西族),但湖畔摩梭人并不認可。其特有的語言、民俗以及歷史沿革都有獨特的民族印記,因此,以摩梭人自稱更適合其心理認同。

   

    摩梭人為母系氏族社會形式,其走婚風俗尤其受到外人關注,在瀘沽湖周圍,仍然保留著不少原始走婚風俗的古村落,洼夸就是代表之一。

    

    摩梭人的走婚并不是亂婚,是很有講究的。通常青年男女成年后(即18歲)才具備走婚資格,在參加篝火晚會或族群聚會拉起手跳舞時,男孩如果碰到心儀的對象,則在女孩手心摳三下,女孩若心動,則回摳三下。接下來兩人一起約會,女孩告知所住花樓地址,定下走婚時間。屆時,男孩會帶三樣東西赴約:塞滿豬膘肉的松果、彎刀和帽子。豬膘肉喂看家的狗,以防亂叫;彎刀協助爬窗進入女孩房間;帽子掛在窗邊以示有人走婚了。半夜趕去走婚,第二天天不亮就要離開,有情人嬋娟之意尚未盡情,也很讓人同情。

   

    也有例外!摩梭人歷史上出了很多知名人士,但現在摩梭人并不格外在意。然而有兩個人卻深入摩梭人的精神世界,并被奉為摩梭人的驕傲!一個是末代土司的王妃肖淑明,四川雅安人,是第一個嫁給摩梭人的漢族姑娘,嫁到瀘沽湖后,協助土司喇保臣治理摩梭社區,其深明大義,溫厚親民,深得摩梭人敬佩。

   

    另外一個就是楊二車納姆,一個有著傳奇色彩的摩梭姑娘。她以自己的堅韌和頑強,走出大山,走向世界,被摩梭人視為神女。

   

    瀘沽湖留給人的遐想實在太多,在這片靜謐的土地上,傳統文化和現代意識作著頑強的博弈。然而,寬容,交融,以至于傳承,或許才是摩梭人發展的唯一方向。一個繁榮富庶興旺的摩梭社會,不正是瀘沽湖摩梭人世代的期盼和追求嗎?!

    從麗江歸來已數日,所見所聞仍縈繞在腦際,久久無法離去。是大自然的瑰麗神奇,抑或是納西摩梭的文化習俗,還是慢節奏生活的愜意和舒緩?我想,都是也都不是。當你驚嘆一個民族從產生到發展,歷經千百年風雨磨難,仍倔強地走到今天,形成了自有的燦爛文化,是何等的波瀾壯闊!推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來不也是循著這樣的腳步發展到今天的鼎盛嗎?        

    衷心感謝三亞太陽度假會館的周到安排,使我們在麗江和瀘沽湖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尤其感謝麗江瑞納鉑金會員公館的朱先生,人忠厚熱情,直爽公道,對我們照顧有加,服務非常周到。當獲知朱先生是參加過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老兵時,更是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別了,美麗的麗江,別了,難忘的納西摩梭探尋之旅!
                                           
           

 

 

 

三亞太陽度假會館 濟南會員:閻海明 曹為
                                           二〇一五年五月

 

东方珍兽客服